从古希腊到近现代,看红色在欧洲艺术史中的演变

澎湃新闻 阅读:3756 2020-10-13 08:29:51

原标题:从古希腊到近现代,看红色在欧洲艺术史中的演变

红色是一切色彩的起源,是人类最早掌握、模仿、制造出来的色彩,也是最早被区分出不同色调的色彩。在古希腊和古罗马,红色曾是权力、财富和尊严的象征,受到人们的欣赏和赞美。到了中世纪, 红色的宗教意义有所加强……

近期,法国历史学家、高等研究应用学院研究员米歇尔•帕斯图罗(Michel Pastoureau)撰写的《色彩列传:红色》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该书旨在从欧洲社会和文化角度出发,建立起一门欧洲的“色彩历史学”,讲述红色在欧洲艺术史中的作用的演变。

圣灵降临节

在圣灵降临之日,使徒们聚集在圣母周围,接受圣灵的恩赐。圣灵化为舌头似的火焰降临在使徒们的身上,所以圣灵降临节的礼拜仪式以红色为主,如同纪念殉教者和十字军的节日一样。前者的红色象征火,后者的红色象征血。

《圣咏诗集》(约1165— 1170 年),格拉斯哥大学图书馆,229 号手稿,12 页反面

犹大之吻

在中世纪的图片资料里,犹大的形象往往是红须红发,这象征他的邪恶本质。在这幅画里,我们观察到某种可以称为“色彩渗透”的现象:不仅犹大的形象为红须红发,即将被捕的耶稣也拥有同样的胡须和发色。我们还不清楚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但在以犹大之吻为题材的绘画作品里,这样的现象并不罕见。

《玛丽夫人的图画书》,埃诺,约1285— 1290 年。巴黎,法国国立图书馆,法文手稿16251 号,33 页反面

狡猾的狐狸

狐狸有一身砖红色的皮毛,它代表着动物中最奸诈狡猾的形象。在这幅画里,狐狸躺在地上装死,让鸟儿失去警惕而接近,然后暴起将它们捉住并吃掉。

《拉丁语动物图册》,约1240 年。牛津,博德利图书馆,博德利手稿764 号, 26 页正面

红发女巫

在中世纪末和近代之初,人们认为女巫都长着绿色的牙齿和红色的头发。她们会制作各种魔药,用来蛊惑男人,然后将他们带去参加妖魔夜宴。在中世纪的“爱情魔药”和毒药配方里,缬草与金丝桃这两种植物始终是不可或缺的成分。

佚名,《爱情魔药》,下莱茵河谷,约1470— 1480 年。莱比锡,美术博物馆

危险的色彩?1 8 — 2 1 世纪

17 世纪豪奢的宫廷生活令我们对那个时代产生了错误的印象。其实无论从物质角度还是思想精神角度看,17 世纪都是一个阴森的、凄惨的、人心惶惶的时代,至少对于欧洲大部分民众而言是如此。战争此起彼伏,饥荒四处肆虐,气象灾难频发,人们的平均寿命下降到非常低的水平。在法国的历史上,17 世纪被称为“大时代”,然而若要用一种色彩作为“大时代”的象征,那么并非凡尔赛宫的金色,而是悲苦民众的黑色。

相反,18 世纪则显得光明、辉煌、色彩丰富,而到了19 世纪,世界的主色调又再次灰暗起来。从18 世纪20 年代起,18 世纪的“光明”不仅仅体现在思想启蒙上,在日常生活中也有所表现:居所的门窗变得更大;照明条件有所改善,所需费用也在降低。从这时起,人们能够更好地辨别各种色彩,也对色彩投入了更多的关注。此外,在化学方面,对染料的研究迅速进步,并取得了决定性的成果,促进了染色业和纺织业的发展。这对全社会都十分有益,尤其是中产阶级,从此他们也能像贵族一样使用色彩鲜艳纯正的纺织品。在各领域,尤其是服装和室内陈设方面,暗哑的深色系的地位都在下降,上个世纪流行的暗棕、黑绿和深紫红等色调不再受到欢迎。取而代之的则是各种明亮的浅色,欢快的“蜡笔”色,主要包括蓝色系、黄色系、粉色系和灰色系。

但这些新的潮流和变化对红色影响甚微。蓝色在18 世纪大规模流行起来,而红色则恰恰相反。在过往的许多年里,蓝色与红色一直处于竞争关系,甚至往往被视为相互对立的两种色彩。而正是到了18 世纪,蓝色彻底压倒了红色,成为欧洲人最偏爱的色彩。时至今日欧洲人依然最偏爱蓝色,而且远远领先于其他一切色彩,而红色的受欢迎程度在调查结果中不仅落后于蓝色,还落后于绿色。在近代西方社会,红色的衰落进程缓慢却无法逆转,而18世纪则是这一进程的起点。

爱之红色

与其他的野兽派画家一样,凡·东根也擅长运用红色,尤其擅长用红色表现女性。他笔下的红色总是充满诱惑,有时带有色情甚至是危险的感觉。

凯斯·凡·东根,《红色之吻》,1907 年。私人藏品

妓女的红色世界

亨利·德·图卢兹- 洛特雷克,《在磨坊街的沙龙里》,1894— 1895 年。阿尔比,图卢兹- 洛特雷克博物馆

苏联政治宣传画

在苏联的宣传品中,红与黑是两大主流色彩。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也使用这两种色彩作为主色,并且在红与黑之外增加了白色。戈培尔(Goebbels)认为白—红—黑三色是“代表雅利安种族力量的色彩”。

《追随列宁旗帜走向胜利》, 苏联海报,1941 年

(本文节选自《色彩列传:红色》([法]帕斯图罗 著 三联书店2020-8)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