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被誉为万能土,广泛应用于新能源、新材料、航空宇宙、电子信

浙江日报 阅读:90167 2020-12-21 06:02:11

稀土被誉为万能土,广泛应用于新能源、新材料、航空宇宙、电子信息等领域。迄今为止,许多国家被列为重要矿产。

生产第一、出口第一、应用第一……我国稀土产业具有资源和市场两大优势。近年来,通过加强资源保护、创新体系建设,我国努力推动稀土产业高质量发展。与此同时,私人挖掘、黑矿走私等混乱依然存在,影响稀土资源的价值表现。

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的白云鄂博矿,是世界公认的最大稀土矿。由于家底长期不清,基础研究断档、交易恶性竞争等原因,白云鄂博稀土矿长期被视为铁矿开采,核心技术被卡脖子,稀土价格偏离真实价值。

专家建议,尽快了解白云鄂博矿家底,补充基础研究短板,建立统一的国家交易平台,建设稀土强国,促进高质量发展。

60多年来一直被视为铁矿开采

稀土是重要的战略资源,也是不可再生资源。美、日等发达国家也将稀土列入战略矿产资源。

内蒙古白云鄂博矿是世界上唯一含有17种稀土要素的矿山。但是,在60多年的时间里,这个矿一直被视为铁矿石开采。

中国稀土学会副理事长、白云鄂博稀土资源研究与综合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杨占峰表示,目前业界采用的白云鄂博矿稀土储量数据仍是1950年代的评价结果。由于当时的铁矿石需求和勘探手段受到限制,整个矿石尚未完全清晰,铁矿石体周边和地表500米以下未进行详细勘探。

中国科学院地质和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范宏瑞表示,最初认为矿物是倒扣的碗状,后来认为矿物像大铁锅,现在发现主矿富含稀土矿脉,呈两块大板状向下延伸,不知道有多深。

范宏瑞认为,白云鄂博的稀土实际上不仅占据了现在普遍认为的中国83。有可能超过世界现在的储藏量的7%。2亿吨的总量。

白云鄂博矿轻稀土储量巨大是行业共识,但重稀土也不容忽视。白云鄂博中重稀土比例低,但稀土总含量高,总储量大,中重稀土总量仍为百万吨级。北方稀土集团会长赵殿清说。

另外,内蒙古科技大学白云鄂博矿稀土和铌资源有效利用实验室研究表明,白云鄂博矿作为核工业重要原料的铌和铌的含量目前居世界第二位。

许多专家表示,由于历史原因,白云鄂博矿的开采比较粗放,铁矿石中含有的其他矿产资源,随着废渣、废水的选择进入尾矿库,没有得到有效利用。

白云鄂博矿开采之初,有铁为主或稀土为主定位之争。当时稀土研究水平有限,国家对钢铁需求紧迫,于1965年确定了以铁为中心,综合利用的方针。杨占峰说。

但自1957年白云鄂博铁矿正式生产以来,过去63年,已超过铁矿开采的50年设计年限。现在进入深层露天开采,开采成本越来越高,经济价值越来越低,生产能力也越来越低。

业内认为,经过60多年的挖矿,白云鄂博铁矿的历史使命已经结束。白云鄂博矿发展的包钢集团也在寻求战略变革。

2016年以来,包钢实施以稀土为主的战略转型,稀土产业规模不断扩大,2019年稀土营业收入达180亿元。包钢集团的主要负责人表示,60多年来,包钢的命运一直与共和国建设发展联系在一起,新中国成立之初需要钢材,包钢诞生于第一家钢铁企业,现在国内钢铁生产能力过剩,包钢也要积极变革,寻找新的历史使命。

杨占峰等认为,随着铁矿开采期限的结束,对白云鄂博矿进行重新定位和重新认识,帮助包钢变革升级为世界一流稀土行业的领导企业、世界上最优秀的稀土钢生产基地。

不要再当铁采了。白云鄂博矿是:白云鄂博矿是天赋的独特宝库,在世界空前重视战略矿产的大背景下,国家需要组织专家队伍,重新开展白云鄂博矿索家底,重新定位矿产价值,提高白云鄂博矿资源战略地位。

随着世界上新稀土矿床和深海潜在稀土资源的发现,中国现有稀土资源的优势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杨占峰表示,要掌握白云鄂博矿床稀土、铌等战略矿产资源的正确家底,为国家制定长期战略政策提供科学依据。

中国科学院包头稀土研发中心主任池建义等,立足白云鄂博矿产资源,制定全国稀土资源利用和应用发展计划,区别对待重稀土和轻稀土管理政策,以重稀土资源为国家战略资源,以轻稀土资源为市场供求规律运营,保证国家战略需求和稀土下游应用市场平衡发展。

杨占峰等建议,根据白云鄂博矿产资源大项目、大项目,形成十万吨级稀土提取加工、万吨级铌金属冶炼等有用成分综合回收示范产业,使世界级宝山白云鄂博矿更好地为国家战略服务。

人才不足限制了我国稀土技术的开发

今天世界上每六项新技术的发明,稀土是必不可少的。范宏瑞说。

记者采访显示,目前我国稀土开发,特别是在基础研究水平上,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断档,核心技术被勒住脖子,多年来很难摆脱挖土卖土、稀土卖白菜价格的尴尬。

根本原因是研究开发落后,特别是基础研究更少,核心技术专利大量向海外购买。池塘义坦白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卫表示,目前中国供应世界稀土的90%,生产世界稀土磁性材料的70%。但是,专利多在日本和美国企业手中,出口产品必须支付专利费。生产的许多稀土材料部件不知道人们在哪里使用。

在杨占峰等人看来,我国稀土整体研究水平与国外大约相差20年,在很多方面都知道,不知道为什么。

徐光宪院士率领的科研团队,1970年代开发的稀土串行提取理论技术,是我国稀土领域罕见的国际领先技术,依靠这一优势,我国在稀土分离方面占据了高度。

之后,我国在稀土技术开发上没有大树。据杨占峰介绍,截至2020年初,我国在江西赣州成立了中国科学院稀土研究院。目前,各大学没有稀土专业,只有中南大学和东北大学等大学的冶金工程专业。

人才短缺已成为我国稀土技术研发的瓶颈。目前,在全国20多名与稀土研究相关的院士中,几乎没有专门研究稀土的院士。

内蒙古包头市有白云鄂博稀土资源研究和综合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只有13人建设,其中11人是临时招聘的专家。

池建义等认为,由于人才不足、力量分散,中国难以合作攻击统一的稀土研究课题,难以形成共同的稀土理论研究成果,中国稀土基础研究不一致,核心技术研究无力,难以夺取高分。

。 被称为稀土之父的徐光宪曾经说过,现在人类对稀土的认识不到四千分之一,探索空间很大。

现在我们像蒸馒头,只知道放碱面,不知道背后的化学反应是什么。杨占峰表示,基础研究滞后限制了技术研发和产业应用,需要数、理、化等多学科交叉,克服稀土要素的内在机理。这种烧钱需要国家一流的研究团队来完成。

专家建议,在有一定基础的大学设立稀土专业,培养后续人才的同时,科学技术部可以在稀土科学研究力量、设施设备、产业集中的内蒙古包头市组建国家级稀土综合研究所。

他们认为,新院决不能走老路,要创新体制机制,建立生产、学习、研究、政治、企业共同参与的稀土研究应用国家平台,使稀土在国民经济中发挥四两千斤的作用。

盗窃销售黑稀土仍被禁止

包头市黄河街包头稀土产品交易所(简称包头稀土交易所)是国内稀土明确标价的交易所。

记者在此看到,大屏幕上实时滚动各种稀土产品的成交量和价格,显示出稀土系列指数和价格趋势。

包头稀交所会长李振宏感慨地说,国内稀土企业的交易大部分通过双方协商完成,真正的成交价格就像袖子里折断胳膊一样,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国内稀土生产企业负责人表示,公司一直采用传统的贸易方式,稀土价格由公司领导内部会议决定。

记者调查显示,国内六大稀土集团和部下企业在销售环节仍各自战斗,贸易方式传统,成交价格不透明,行业内部竞争混乱。

海外是大买家,我们有数百家企业分散对外销售,海外买家低价大量购买,价格上涨时停止购买、库存使用,迫使国内企业降价销售。李振宏说。

黑稀土交易是稀土市场的另一个混乱。近年来,国家继续打击黑稀土,但以废料回收、进口稀土的名义偷卖的黑稀土屡禁不止。

2019年全国稀土挖矿量额度控制在13。2万吨,但实际产量大大超过。业内预计,目前市场上流通的稀土中,来源不明、生产指令性计划外的黑稀土已超过一半,供应过剩,稀土低价出口现象加剧。

数据显示,近年来国内六大稀土集团的销售毛利率也明显下降。其中,北方稀土集团的销售毛利率从2011年开始最高为72。8%,跌至2019年10%左右。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生产国、出口国、消费国,拥有稀土资源和市场两大优势地位,但一直没有稀土价格权。

原因之一是没有形成全国统一的稀土产品交易市场,缺乏客观价格形成机制。李振宏说。

实际上2011年5月,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指导下,内蒙古承认设立了包头稀土产品交易所,由北方稀土、中铝稀土、五矿稀土、国储中心等13家稀土中坚企业、机构共同出资成立,当时是中国稀土产业寻求国际价格权的重要举措。此后,国内相继设立了湖南南方稀有贵金属交易所、江西赣州稀有金属交易所等平台。

。 但是,9年过去了,国内稀土交易依然是在线和离线的两块皮。目前,全国稀土企业在公开交易平台上的交易量微乎其微。2019年,包头稀有交易所的实际收入仅为13英镑。3亿元,收入只有0。三万吨。

李振宏分析,除本身交易机制不成熟外,平台水平低、指令性生产和市场化交易矛盾等因素重叠,严重制约稀土交易平台发挥作用。

另一方面,交易制度的设计空间不足。2011年以来,我国对非国家级交易所制定了许多限制措施,包头稀交所等一些大交易平台,都是省区级交易平台,服务稀土行业功能难以发挥。

另一方面,行业客户参与度不高。许多下游稀土应用企业表示,稀土产品的生产是计划管理,下游应用是市场化行为,计划管理和市场行为不协调。

稀土和金、石油一样是国家战略资源,应该像金、石油一样有国家设立的交易所。业内人士和专家建议,应尽快建立国家级统一交易平台,避免区自作战,形成公平、公开、公正的稀土定价机制,牢牢控制稀土定价权。

业内专家认为,统一的国家级交易平台通过商业储蓄调节市场供求,实现供给稳定、开采销售控制,建立出口可追溯性机制,解决行业逃税问题,堵塞黑稀土交易,稀土销售白菜价格

包头市市长赵江涛表示,公开透明的全国统一市场既可以以价格形成机制顺利产业,也可以成为实施国家战略和产业政策的线索。

池建义等人指出,市场应用较多的轻稀土储量并不低,随着澳大利亚、美国、越南等海外稀土企业的生产,多样化的全球供应结构逐渐形成,轻稀土的开放竞争不可避免。因此,我国稀土管制政策不能轻视,应及时开放稀土,管理稀土,促进稀土交易进入公开透明的市场交易平台。

(原题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矿为什么60年以上被视为铁矿开采。编辑郭奕麟)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