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罗振宇称“坚信中国经济未来会好”

中国日报网 阅读:41878 2021-01-04 15:59:40

2020年12月31日晚20点30,2021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在武汉光谷国际网球中心拉开大幕。在这场长达4个半小时的演讲中,罗振宇用大量数据和案例,对那些持悲观主义看待中国经济的情绪进行了批判。

罗振宇表示,过去一年中,自己心里一直在搞一场辩论赛,辩论的主题是:中国经济未来会好吗?他的观点是中国未来经济还会持续增长。“原因很简单,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罗振宇说,“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悲观主义是个骗子,它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却不让我们参与改变。”

与此同时,他心中的反方——一个假想的怀疑主义者说:这事儿未必,有点看不清。而怀疑主义者的理由,包括了老龄化问题、“人口红利”的消失等。

其中一种典型的论调是:“看看人家印度,人口13.8亿,增速比中国可快多了;印度人平均年龄才29岁,而中国是37.4岁,比中国可年轻太多了;印度劳动力的平均工资只有中国的1/3,可比中国工人的工资便宜太多了;而且2020年,这世界上还有人要威胁和中国脱钩,印度可没这问题。你怎么知道未来中国还是全球供应链的中心呢?你怎么知道中国未来会不会被印度代替呢?”

罗振宇在想到这些问题后,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于是专门请教了战略专家徐弃郁。而徐弃郁的答案,则是一份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2020年10月份出具的研究报告。在这份报告指出了一个事实:2008-2018年这10年间,中国制造业份额总体烈火烹油一般地在增长,但确实是有一部分低端制造业在向海外转移。但印度接住了这部分转移的产能吗?没有。实际上,同期印度制造业增长的份额连1%都不到。中国流出的这部分低端制造业,大部分转移到了越南、印尼、孟加拉这些国家。

罗振宇指出,一个国家能不能成为全球供应链中心,不是简单的规模大小、人口多少的问题,还有人的组织方式问题。他分享了一则真实的故事:在印度的中国企业曾提拔了一位工作出色的本地小伙子,结果这个小伙子却因为种姓低被当地同事抵制,不得不黯然离职。在罗振宇看来,这说明印度的社会组织方式还没来得及现代化,缺乏把自己“嵌入”全球供应链的战略决心。做不到这一点的话,未来印度不论表现得多么自信,不论拥有多庞大的劳动力队伍,它要在全球供应链中取代中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中国的优势到底在哪里?答案在于超强的社会组织能力。罗振宇表示,中国是一张被组织起来的网络,这张网络规模庞大、层次丰富、密密匝匝,既有强度,又有弹性。正是因为中国这张网络足够强大,任何外部冲击都动摇不了中国经济的基本盘。“你要看不到中国是这样一张网,你就无法意识到中国是一个多么纵深的社会,你也就无法理解,它为什么能够如此快速灵活地应变,以至于遭受任何打击都不会立即脆断,这是我们这代中国人信心和底气的由来。”

“更重要的是,它还是一张对外开放的网络。我们是全球网络的枢纽。”罗振宇称,每年接入到这个枢纽的是10亿吨铁矿石、5亿吨原油、3亿吨煤,这张网络2019年向世界输出价值14500亿美元的机电产品、7300亿美元的高新技术产品、1200亿美元的服装、540亿美元的家具、530多亿美元的钢材。

“我们中国人都是这么想的:我干的事,我走的路,我要和很多人在一起,我要和伙伴在一起,我要和邻居在一起,我要和世界在一起。中国人跟全球所有人一样,希望经济发展,希望安居乐业。如果你觉得网络这个词还有点过于新潮的话,我们其实还有一句老话。”罗振宇在这段演讲的最后做出了总结:

“2500年来,我们一直都相信这四个字:吾道不孤。”

来源: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