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是如何从大屠杀废墟变成非洲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之一

鸿鹄高飞一举万里 阅读:21459 2021-02-15 21:01:52

卢旺达是位于非洲内陆的一个国土面积26338平方公里的国家,人口数量在1200万左右。卢旺达的国土面积只有北京市的1.6倍左右,而人口还不到北京的56%。可以说这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弹丸小国。当然以色列、新加坡也是弹丸小国,然而其经济实力、军事实力足以使其在国际上具有较高知名度,然而卢旺达却并非如此:截至2019年卢旺达的GDP总量只有91亿美元,在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34位,而人均只有728美元左右,位居全球第167位。

显然卢旺达的经济数据在世界上的排名是相当靠后的,因此被联合国列为全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卢旺达国防军现役总兵力只有3.3万人左右,武器装备也基本上是军事强国淘汰的水平。由此可见卢旺达经济水平不高、军事实力不强,再加之深居非洲内陆的封闭地缘环境,按说应该是一个在国际上没多少存在感的国家。事实上像卢旺达这种国家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像这种经济水平、科技水平、军事实力都极其有限的国家如果频繁曝光在国际新闻中十有八九是因为属于局势动荡的热点地区。

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等就是这种典型例子。卢旺达自1962年7月1日独立以来一直是国际新闻中的遗忘之地,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地方,直到1994年卢旺达突然占据了国际新闻的头版头条,然而卢旺达的这次出名却并不是一件好事。这一年卢旺达的胡图族和图西族这两个主要民族之间发生了种族屠杀:在短短3个月内只有700多万人口的卢旺达减少了八分之一左右的人口,还有25万至50万卢旺达妇女和女孩遭到暴徒强奸。

大屠杀给这个国家带来了相当巨大的后遗症:卢旺达本就是全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而大批劳动力的丧失使卢旺达的国家经济进一步处于崩溃边缘。大屠杀还使这个国家的人口结构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全国14岁以下的儿童约占总人口的40%,大量妇女成为寡妇。1994年7月卢旺达爱国阵线与邻国乌干达的军队攻入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击败了胡图族政府。由于担心图西族人会展开报复性屠杀,最终有200万左右的胡图族人逃到邻国布隆迪、坦桑尼亚、乌干达和扎伊尔(今刚果民主共和国)。

大屠杀结束以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卢旺达的前途是暗淡的:本就属于全球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在经历惨烈的种族大屠杀后青壮年劳动力大量损失,况且屠杀使民族之间的裂痕进一步扩大,说不定什么时候悲剧就会重新上演。然而事情却并没朝这样的方向发展,改变卢旺达命运的是现任卢旺达总统的保罗·卡加梅。1957年卡加梅出生在卢旺达一个图西族贵族家庭:他的母亲奥斯特里亚是图西族王后的表亲。卡加梅出生时卢旺达还是比利时的殖民地,而多年来殖民者一直在卢旺达两大主要民族之间制造矛盾。

1959年11月比利时殖民政府在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挑拨的矛盾造成了严重的流血事件。当时大量图西族难民被迫逃往邻国乌干达避难,年仅2岁的卡加梅也就是在这时跟随父母逃难到了乌干达。此后35年间卡加梅一直在乌干达生活、学习,俨然已融入到当地社会中。1979年卡加梅加入了乌干达反政府武装“人民抵抗军”,后来卡加梅凭借累累战功逐渐获得了军队首领穆塞维尼的器重。1986年1月穆塞维尼推翻奥凯洛军政府后就任乌干达总统兼国防部长。

深受穆塞维尼器重的卡加梅被任命为北部地区特别军事法庭的负责人,两年后他又晋升为军事安全部门的首脑。卡加梅尽管在乌干达军界取得了极高的成就,但他却始终希望是回到祖国去帮助同胞们从民族仇杀的恶性循环中解脱出来。怀抱这个理想的卡加梅与好友弗雷德在1987年共同创建了“卢旺达爱国阵线”。这一组织的成员大多数都是曾在乌干达参战的卢旺达人。1990年前后卡加梅为增强自己的军事素养还曾赴美国利文沃思堡军校实习。

卡加梅在美国留学期间尽管主修军事,但同时也学习政治经济学、社会制度等学科,所以他对国家的经济建设、军事建设、社会制度建设都有一定的了解。卡加梅在美国求学期间他的好友弗雷德在率领“卢旺达爱国阵线”武装跟卢旺达胡图族政府军交战时战死,因此导致该组织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状态中。得到消息的卡加梅毅然中断在美国的学业,随后匆匆赶回乌干达接掌“卢旺达爱国阵线”。此后数年间卡加梅放弃了与卢旺达政府军正面对抗的策略,转而通过游击战的形势与卢旺达政府军周旋。

卢旺达总统哈比亚利马纳眼见“卢旺达爱国阵线”的力量越来越强决定与卡加梅进行和谈。1993年双方以签署《阿鲁沙协议》的方式实现了短暂的和平。1994年4月卢旺达总统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恩塔里亚米拉一起共同参加了在坦桑尼亚阿鲁沙举行的有关解决部族冲突的区域性会议,会上他们签订了一系列有助于实现和平的协议。这一系列协议的签署已使人们感觉和平共处的时代即将来临。这时谁也无法预料命运的转折竟会如此之快。

1994年4月6日搭载着哈比亚利马纳和恩塔里亚米拉两位总统的飞机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附近被导弹击落。这一直接导致两位总统当场遇难的事件极有可能是胡图族当中的强硬派所为。事发后胡图族控制下的卢旺达政府以及媒体并没试图弥合国内民族之间的纠纷,反而是一味推波助澜煽风点火:在总统遇难后胡图族控制下的电台在向全国听众广播这一新闻时公然使用了“我们伟大的总统被蟑螂一般的图西族人谋杀了”这样极其煽动性的词汇。

就在总统遇难的第二天卢旺达总统卫队就杀害了图西族出身的女总理乌维林吉伊姆扎纳和3名部长,由此打开了卢旺达种族大屠杀的序幕:在政府和媒体有意识或无意识的煽动下胡图族人开始拿起他们身边所能找到的一切武器展开对图西族人的屠杀,一时间枪支、弯刀乃至锄头、镰刀、棍棒等等全都用上了。大屠杀发生后卡加梅即刻着手整顿军队。卡加梅在争取到穆塞维尼的军事支援后于1994年6月率军进入卢旺达境内作战,经过1个月左右的激战后攻占了首都基加利。

卡加梅的军队推翻胡图族政府后胡图族人生怕卡加梅会为自己的图西族同胞们复仇,然而卡加梅想的却是如何消弭卢旺达两大民族间的仇恨、营造国家团结的氛围。卡加梅对参与屠杀图西族人的胡图族暴徒和一般的胡图族平民进行了区别对待:多年来卡加梅领导的卢旺达新政府始终致力于在国际社会的配合下千方百计把那些逃出卢旺达的大屠杀参与者抓回国内绳之以法,与此同时卢旺达新政府也致力于劝告图西族人不要对胡图族平民展开不理性的种族报复行为。

卡加梅为打消国内胡图族人的顾虑还推举胡图族人比齐蒙古担任卢旺达的新总统,而卡加梅自己则以副总统的身份实际执政。这一时期的卡加梅尽管在名义上只是卢旺达的二号领导人,但实际上他作为幕后掌权人已开始积极推动民族和解与经济建设。2000年不甘心当傀儡的比齐蒙古试图与卡加梅争权。比齐蒙古在夺权行动失败后被迫辞职,而卡加梅则从此正式成为卢旺达总统。从2000年至今卡加梅担任卢旺达总统已超过20年,在此之前他还以副总统身份实际执政6年。

卡加梅执政后不遗余力地推行民族和解政策:通过修改宪法在身份证登记中取消了“部族”一项,从此身份认同不再有“胡图”、“图西”之分,“卢旺达人”成为统一的国民身份认同。在追究大屠杀罪犯时卡加梅所秉承的是“重和解、轻处罚”的原则:他在全国启用了近万个传统的“盖卡卡法庭”——由全体村民参与审判大屠杀罪犯,从而使国民第一次有了参与国家活动的机会。卡加梅还号召那些流亡在外的胡图族难民回国共同建设新卢旺达。这一系列举措都为促部族和解、社会公平发挥了巨大作用。

卢旺达民族团结与和解委员会的负责人曾阐述道:“政府决心建立一个社会使得医疗、市场、教育和其他所有社会服务的准入都基于卢旺达国民的身份,而与胡图、图西或特瓦无关。老百姓选择胡图、图西或特瓦的身份认同都没问题,只要这样的认同或民族信念不会导致对他者权利的剥夺。我们的目标不是摧毁这些认同,但它们曾被用作政治斗争的武器……我们并非告诫‘团结和解营’的参与者不能有胡图、图西或特瓦的认同,而是希望保证这样的认同不会带来特权……”

卡加梅在致力于民族和解的同时也在着手国家重建和经济恢复:他通过推行市场经济、私有化、贸易自由化、大力吸引外资等措施推动经济发展。在政策推进的过程中地处内陆的卢旺达遇到了封闭、地少人多、经济基础薄弱等诸多难点。卡加梅领导的卢旺达政府有针对性地制定了良政和高效政府关系政策,大力开发人力资源和知识型经济、私营经济、基础设施建设、高产高效农业等等。随着民族和解的实现使得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被卢旺达政府列为核心工作。

2002-2012年卢旺达经济年均增长超过8%。2018年一季度卢旺达GDP达86亿美元,增长5.1%。这是个什么概念呢?2018年包括美国、中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印度等在内的全球30个经济大国的增速最高者也只在7%~8%之间。也就是说卢旺达这个深居非洲内陆的弹丸小国在经济增速上已与美、中、日、德等世界主要经济体看齐。根据有关机构排名:卢旺达营商环境在非洲排名第二。如今的卢旺达已摆脱了非洲最穷国家的困扰,成为了非洲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数十万卢旺达人摆脱了贫困状态,国家成功地实现了全民强制性医疗保险和9年义务教育,国民预期寿命上升到60岁,民众整体识字率达到70%。然而由于卢旺达的经济基础实在太过薄弱,以致于在经历持续多年的高速发展后仍处于世界经济体系中靠后的水平。不能否认如今的卢旺达在全球范围内依然是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然而卢旺达在饱受贫穷、饥饿、疾病、动乱困扰的非洲大陆已俨然是一片世外桃源。卢旺达在经历惨烈的大屠杀后奇迹般实现了凤凰涅槃。

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卢旺达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发展成就:卢旺达在饱受饥饿困扰的非洲大陆是少有的能实现粮食自给的国家,而且卢旺达的国民平均寿命、国民识字率也远超周边国家。非洲国家普遍治安状况糟糕,甚至有些还处于内战状态,然而经历过惨烈大屠杀的卢旺达却拥有非洲最好的治安环境:卢旺达首都基加利被认为是非洲最安全的首都之一。2008年基加利成为了非洲首个获得“联合国人居奖”的城市。然而随着卢旺达经济的发展也使腐败问题开始滋生。

卡加梅充分意识到了腐败问题将成为卢旺达国家发展所面临的最大障碍和威胁,所以他始终坚持以重拳打击腐败:卡加梅坚决反对官员的亲属被安排在一些大的企业和单位上班,同时他还以身作则实行财产申报制度。卡加梅两袖清风的作风操守以及他为实现卢旺达民族和解、经济发展做出的贡献使他受到了卢旺达人民的爱戴和尊敬。2010年卡加梅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连任。本来卡加梅的连任任期届满后是不可以再连任的,可全国人民联名要求国会必须让卡加梅连任。

2015年12月卢旺达举行修宪公投将总统任期从7年缩减到5年(可以连任一次),同时还设立了7年的“过渡期”。2018年卡加梅以98.66%的选票再次当选卢旺达总统,这次的任期要到2024年结束。卡加梅上台执政时卢旺达是一个尚不能实现粮食自给的农业国,然而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卢旺达已快速打下了工业化的基础。如今卢旺达正在进行经济转型:目标是从农业主导转向服务业和工业主导,届时科技创新将成为促使其上升为“非洲之星”的主要推动力。

如今的卢旺达被评为非洲大陆最安全的国家,廉洁程度在非洲位居第5,营商环境位于非洲第二。此外卢旺达还因风景秀丽、治安良好、政府廉洁被誉为“非洲的瑞士”,被世界经济论坛、世界银行、非洲发展银行评为最具旅游潜力国家之一。因此卢旺达每年都会吸引大量的外国游客来此观光、消费,旅游业因此成为了拉动卢旺达经济增长的一项重要产业。2019年7月4日卢旺达在首都基加利的国家和平体育场举行了庆祝卢旺达解放25周年的阅兵仪式。

可容纳两万人的场馆座无虚席。阅兵式士兵口喊着响亮有力的口号,迈着整齐的步伐。接受了卢旺达人民的检阅。卢旺达人面对场上充满自信的军人和总统的讲话以及各民族平等团结的氛围充满了自豪。民族和解的实现足以使卢旺达人自豪,经济发展成就足以使卢旺达人自豪,而卢旺达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还格外重视对环境的保护:禁止使用塑料袋使卢旺达成为了一个非常干净美丽的国度。外国游客如果携带塑料袋或塑料包装的任何东西入境卢旺达都会被拆来倒进包里或让你捧在手心里。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