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行业多赚钱?一个中国烟草等于18个华为,13个阿里

路上读书 阅读:62846 2021-04-07 21:09:22

在你看来,中国哪个企业最赚钱?有人说腾讯,有人说阿里,还有人说华为。确实,互联网公司公认的富得流油,赚得盆满钵满。

但是,抛开这些民营企业,我们还得看国企。虽然国企的盈利是细水长流,但好在盈利模式稳啊!像中农工建四大行,净利润都是千亿级别的,与那些互联网公司都不是同一个量级。

而在这些老牌的国企中,最赚钱的当属烟草行业。

请让我们把目光转向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的一栋大楼。这栋楼看起来其貌不扬,甚至有点破旧,上面金光闪闪七个大字:中国烟草总公司!

这才是中国当之无愧的利润之王。每年上缴给财政的利税总额都在万亿以上,比四大行的利润加总起来还要多。可以说,一个中国烟草,相当于18个华为,13个阿里,还有3个苹果公司。这背后,可少不了全国上下3.5亿个烟民的力量。

数据来源:中商产业研究院大数据库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在现代社会中,最能称得上这句话者,非烟草莫属。在如今日益高涨的禁烟呼声中,香烟的形象蒙上了阴影,虽然它在公共场所中渐渐销声匿迹,却并未远离公众的视线。

一支平平无奇的香烟,为何让人又爱又恨,屡戒屡犯?从印第安到欧洲,从欧洲到全球。面对烟草的魅力,人们在拥抱和抗拒之间又该怎样抉择?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本书《烟火撩人》。这本书将带领我们还原历史,探索香烟这一特殊的流行消费品的前世今生。

1.烟草:从源起到热潮

1492年,哥伦布航海来到一个叫古巴的美洲小岛。哥伦布发现当地的土著人印第安部落很喜欢一种植物,把叶子晒晒,烧一下,拿来吸一口,特别陶醉。

一些欧洲探险家学着模样,也尝试了烟草的味道。有人觉得呛,有人挺享受。

印第安人在吸烟

到了16、17世纪,频繁的战事,将吸烟的习惯带到整个欧洲大陆。上至王室贵族,下至贩夫走卒,吸烟成为一股社会潮流。

教会认为烟草是魔鬼的产物,能让人上瘾,能迷得人神魂颠倒,宛如中邪一般。1642年,天主教皇颁布一道教旨,对烟草下了封杀令。但禁烟效果不佳。

除了教会,医学界也出现反烟的声音。比如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首席御医法贡就写过一本书,说吸烟会让人上瘾,让人对生活感到厌倦,而且最重要的是,吸烟会折寿。可是,法贡的书一出来,马上就有其他医生跳出来和他辩论,最后法贡不得不低头,稍微修改了一下措辞,说:对于劳苦大众来说,吸烟还是有点好处的。

在18世纪,吸烟的风潮已经势不可挡。不管你是教会,还是国王,还是医生,只要你不让我吸烟,我就跟你对着干。甚至,在人们心目中,烟草能和工业文明、和和政治倾向都挂上钩。

比如18世纪很多诗人和社会学家就把烟草和工业革命联系在一块儿。为什么呢?吸烟要烧烟草,蒸汽机要烧煤炭,都要产生烟雾呗。所以,那个时候大家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吸烟?因为人们看着烟雾从鼻子、嘴巴里喷出来,就感觉自己和现代文明的距离更近了。

鼻烟壶

再比如法国大革命时期,法国人民吸烟斗的热情格外高涨。

为什么?因为法国的封建贵族们觉得烟斗太粗鲁,有失体面,所以更偏爱吸鼻烟。拿一个小小的鼻烟壶,里面装着发酵过、磨碎了的上等烟草叶,用手拈着这么吸,不就优雅多了吗?

所以到了大革命时,法国人民致力于打倒封建贵族,第一个要打倒的就是贵族们热衷的鼻烟。抽烟斗,就成了象征着自由、平等和博爱的象征。谁不抽烟斗,谁就不够革命。

2.香烟工业与性别革命

在之前,人们都是用烟斗抽烟,权贵则抽昂贵的雪茄。底层百姓没有钱,只能用纸随便卷点烟草来吸。

到了1878年,香烟加工机诞生了,这让香烟的加工制造走向了标准化和机械化。每张卷烟纸有多大,每根香烟里头包裹的烟草有多重,机器都能保证一模一样。更让人惊叹的是,一台机器每小时能加工3600支香烟,相当于1秒钟一根。

在这个过程中,大西洋彼岸的美国迎头赶超,香烟制造业的现代化程度很快就处于世界领先地位。1881年,美国一个年轻工程师发明出了一款每分钟能加工200支香烟的机器,大大地降低了香烟的生产成本。

凭借着这款机器,这个工程师开办的香烟厂,杜克公司,不但坐上了美国香烟行业的头把交椅,更是依靠价格战,在几年内迅速收购了其他五大竞争对手,组建起了美国烟草公司,完成了对美国香烟市场的垄断。

到19世纪末,香烟已经成了一种流行的消费品。品牌名称五花八门,但大多散发着浓浓的女性感,比如舞姬、后妃、埃及女郎、西班牙女郎、哈瓦那女郎、匈牙利女郎等。

男人们虽然把香烟叫做女郎,可真正的女郎们要是抽起烟来,他们又要开始指指点点了。

在19世纪,人们通常会用伤风败俗、道德败坏、风骚放浪来形容吸烟的女人。像这个时期的法国,诞生了大量和社会风俗相关的文学作品,里面也总是出现香烟的身影。可是,这些香烟要不就出现在男性手里,要不就出现在妓女的手里。就好像女性吸烟这件事,天然就有一种情色的意味。

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经历过战争苦难的人们开始寻求彻底的放松和解脱,女性也逐渐觉醒。她们剪短了长发和长裙,像男人一样打网球、开汽车,当然,也开始更多地吸烟。在那个时候,吸烟成了象征自由的行为,成为新时代女性摆脱束缚的象征。

比如著名奢侈品牌香奈儿的创始人,女设计师可可·香奈儿,就总是在大庭广众下吸烟。还有很多女运动员、女作家、女艺术家,也都提倡女性要大胆吸烟。其中最深入人心的,恐怕就是绝代佳人奥黛丽·赫本了。

赫本本人就很喜欢香烟,在电影里面也会巧妙地用烟草来把自己的气质发挥到极致。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她很经典的那部影片《蒂凡尼的早餐》。赫本手拿一根长烟杆的样子被定格在荧幕上,成了她的标志性形象之一。

3.二十世纪的反烟运动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新的科学技术开始井喷,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就是广告的兴起。海报、电台广告、电影电视广告片,开始成为烟草公司常用的营销手段。

在猛烈的广告攻势下,香烟的销量一路高歌,就连30年代初的大萧条都没能阻挡住它扩张的脚步。占领优势地位的美国烟草企业开始走向全球化,在欧洲、亚洲等地和本土的烟草公司展开了激烈的市场竞争。比如在中国,外资的英美烟草公司就和本土的上海华成烟草公司打起了广告战。

华成烟草推出了“美丽牌”香烟,老板是个京剧迷,就把自己喜欢的京剧名伶吕美玉印到了烟盒上。这一下,不仅香烟卖得红红火火,也树立起了吕美玉“摩登女郎”的形象,名扬海外。

英美烟草公司也趁机跟上,他们就选了一个有点名气但名气不大,又很有明星潜力的京剧演员潘雪艳,推出了“芳华”牌香烟。

潘雪艳

两大香烟品牌打起了广告战,当时的烟民还分成了两个派别,吕派和潘派。

在广告攻势下,烟民数量越来越多,眼看吸烟的风气在全社会蔓延开来,医生们开始忧心忡忡,带头掀起了一场反烟运动。

1964年,美国公共卫生健康的负责人,路德·特里博士发布医学报告,通过科学的论证表明,长期吸烟可以导致呼吸到疾病、肺癌和冠心病。

之后的科学家们继续研究,发现香烟在点燃以后,简直就是一个微型的化学工厂,会产生和释放大量的有毒物质。包括尼古丁、焦油、一氧化碳、氮氧化物、氢氰酸,氨气,还有镉、汞、铅等等重金属。这些有毒有害物质不仅会影响到吸烟者本人,更是会变成所谓的二手烟,危害到附近的人,给公共健康带来隐患。

就这样,吸烟又从一个个人行为,变成了一个公共行为,引出了一场关于个人权利自由和尊重他人权利的大辩论。除了自由以外,经济也经常被人们拿来当作抵制反烟运动的盾牌。他们声称,如果烟草行业受到限制,那么种植烟草的农民就会首先遭殃,工厂里的工人会失业,广告商们会失去一个大客户,政府也会失去一笔巨大的财政收入来源。

碍于庞大的烟民群体,和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目前世界各国几乎就没有全面禁烟的,只是要求烟草公司们在烟盒还有广告上一定要清楚地标注:吸烟有害健康。

可是,就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烟民们早已经熟视无睹了,该抽的一根都不落下。短视和远见的博弈,欲望和理智的交锋,将在烟草行业持续上演。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