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鼎鼎的“4%理论”到底是什么?

斗韭学士 阅读:78305 2021-04-08 21:02:10

头图:港岛龙脊 摄影:斗韭学士

Determining Withdrawal Rates Using Historical Data(《根据历史数据来确定退休本金的提取率》),这是被FIRE(Financial Independence, Retire Early)群体奉为“FIRE圣经”的一篇文章,也是FIRE生活方式切实可行的理论基础。简言之,只要你在退休首年提取来满足生活开销的金额,不超过退休金投资组合资产值的4%,你就可以在财务上安全度过至少30-50年的退休生活。这里的退休年龄并不特定,可以是国家法定的退休年龄,也可以是其他年龄。同时,你的退休本金必须一直坚持做好投资理财,具体的股债配比最好介于50/50-75/25之间。

如果把上述“4%”的定义反过来讲,我们也可以这么认为,只要你存够了退休后预期年开支的25倍,你就可以考虑退休了。这就是FIRE群体所宣称的“4%理论”(4% Rule)。

以下是这篇“FIRE圣经”的中文翻译(自己翻译的,见笑了),原文见:

https://www.retailinvestor.org/pdf/Bengen1.pdf

根据历史数据来确定退休本金的提取率

By William P. Bengen

(作者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文章于1994年10月发表在Journal of Financial Planning)

退休之初,理财顾问们会给他们的退休客户提供退休金规划建议,包括如何进行资产配置和如何提取退休金,以确保他们不会在有生之年就把钱花光了。本文利用历史数据通过图表的形式来确定最大的安全提取率(占初始退休金投资组合资产值的百分比)。同时,本文还通过模拟不同比例的股债资产配置组合,为退休期间的资产配置调整和提取给出了建议。

现在是2004年。在过去的十年中,你的财务规划做得很棒,你的退休客户特别满意,你已经向他们证明了多元化的投资组合能在退休期间带来持续的收入。市场即使不那么慷慨,但也还不错,客户的投资组合取得的收益率远远超过了银行的储蓄帐户和存款凭证。他们认为你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财富,他们非常感激……

现在是2006年。由于美联储的放任,通货膨胀已经失控,市场已经转坏。在过去的两年中,股市暴跌了35%,这是自1973-1974年经济衰退以来的最大跌幅。你的许多客户都感到震惊,担心他们将不得不缩减自己的生活开支以保留退休金账户中现有的资金。你安抚他们,告诉他们你已经根据市场多年来的平均回报仔细计算过他们的提取率是可以维持的,并且告诉他们市场即将恢复。但是,你还是对自己可能忽略了某些事实开始感到担忧……

现在是2009年。如你所愿,在过去的三年中,股票市场恢复良好,大多数客户的投资组合已收复了几乎所有的账面损失。但是,你的客户中出现了一个新的抱怨:他们无法维持现在这样的提款速度继续生活下去。在过去五年中,通货膨胀率平均为8%,如此高的通胀已经严重侵蚀了他们资金的购买力,他们要么面对生活质量的急剧下降,要么必须大幅提高提取率。当你计算高提取率对客户组合资产的影响时,你被震惊了:许多客户将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耗尽其资产,然而他们的预期寿命大概率只会比十年更长。此时你需要将这个坏消息要告诉他们,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上面的场景都是虚构的,但在本世纪中它已经被重复了好几次。使我们假想的这位理财顾问陷入困境的便是这样的一个逻辑谬论:将历史的平均回报率和平均通胀率作为计算客户未来长期且安全的退休本金提取率的合理基础。

正如Larry Bierwirth在本期刊1994年1月的优秀文章《投资退休:用过去为未来建模》中指出的那样,它不仅要看历史平均水平,而且要看实际的发生情况,用过去实际的投资回报率和通货膨胀率进行逐年比较。他证明了某些金融危机的长期影响(例如大萧条或1973-1974年的经济衰退)可能远远超出了平均水平所能展示的程度。这样的事实不能被忽略,也应该让客户们了解。

在本文中,我将在Bierwirth的基础上,以一个略有不同的方式重新切入。我将使用“投资组合寿命”的概念,运用简单的理财顾问们很容易上手的方法,来确定客户每年可以安全地从退休账户中的提取比例。我还将探讨退休期间的资产配置,包括一些令人惊讶的结论(至少对我而言)。所有的分析中,我都使用了Ibbotson Associates出版的《股票、债券、票据和通货膨胀:1992年年鉴》中的投资收益和通货膨胀的真实历史数据。

均值

首先,让我们看看这位假想的理财顾问是如何陷入困境的。通过参考Ibbotson的数据(我们假设到2004年,该数据没有发生太大变化),我们的理财顾问了解到,这些年来普通股的平均回报为10.3%,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5.1%,同期的平均通胀率为3%。因此,假设客户的投资组合由60%的股票和40%的债券组成,那么他的组合平均收益为8.2%,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回报率接近5.1%。

该理财顾问的客户希望每年从退休账户中提取尽可能多的钱,同时在整个退休期间保持一致的生活方式。根据以上分析,在理财顾问看来,客户可以安全地每年提取所有的“实际回报”,即大约5%,并将剩下的钱继续留在投资组合中。客户还可以将他们的提款每年增加3%,以跟上通货膨胀的步伐。同时,客户投资组合的资产值也将随通胀而增长,进而满足了他们的第二个目标:留下一些财富给后人。

因此,理财顾问建议其客户在第一年末提取其投资组合资产值的5%,之后每年在此基础上将提取金额提高3%(预期通胀率)。由于投资回报率和通货膨胀率一直接近历史平均水平,因此该计划几年来一直运行良好。但是一些“突发事件”可能会打乱这个计划,比如严重的股市暴跌和高通胀。

“突发事件”

表1列出了自1926年以来最大的三次跌幅,下跌周期均超过一年(这里没有罗列1987年的“崩盘”,因为那一年全年股票还是上涨的)。由于我对天文学的兴趣,我分别给它们起了三个绰号,分别是“大爆炸”(Big Bang),“大北斗”(Big Dipper)和“小北斗”(Little Dipper),用以反映它们对投资组合的资产值和购买力的相对影响,这些影响将在下面有关投资组合的内容中进行更精确的量化。

1973-1974年的“大爆炸”是最具破坏性的,因为它发生在高通胀时期。投资者不仅在投资组合中遭受了巨额账面亏损,而且剩余资产的购买力也大大降低。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是相当令人恐惧的。

1937-1941年的“大北斗”,股票下跌幅度几乎与“大爆炸”一样,但发生在通货膨胀适度和债券收益率较高的时期。因此,尽管它对投资组合的影响仍然非常大,而且发生在“小北斗”结束仅仅五年之内,但相比“小北斗”也还算好的。

1929-1931的“小北斗”是大萧条初期。鉴于股价的大跌幅度,将其影响列为上面两次事件之后的第三位看起来好像有点怪。但是,从表1中可以看到,大萧条的初期是通货紧缩时期,因此,美元购买力的提高以及还能看得过去的债券正收益率抵消了一些股票价格下跌的影响。

当然还有其他持续时间较短的突发状况,例如1946年等。但以上代表了本世纪后四分之三时间内最严重的三次金融灾难。作为理财顾问,我们知道此类事件将来可能会再次发生。但是,这些过去的事件究竟对退休投资组合的长期收益有多大的负面影响呢?

投资组合情景分析

图1(a)-1(d)的4张图展示了由50%的中期国库券和50%的普通股(该比例是随机选择的,只为展示结论)组成的投资组合的历史表现。我用“投资组合寿命”这个指标来量化投资组合的表现,即投资组合在其所有资产值被提取完之前能维持多长时间。这是一种直观的方法,很容易向我的客户进行阐释。客户的主要目标是组合资产在退休后的有生之年内不会被消耗殆尽,次要目标是为后人留下一些财富。这些图还可以对多种不同的投资方案进行快速比较。在准备这些图表时,我做了几个假设,这些假设在附录(附录我就没翻译了)中有详细说明。

在图1(a)中,左侧的第一根竖线表示从1926年1月1日进入退休的客户的投资组合。他在退休后的第一年提取了投资组合资产值的3%,然后在之后的每一年按照通胀调整后的提取率进行提取。第二条竖线代表1927年1月1日进入退休的客户的投资组合,以此类推。

从图中可以看到,1926年的退休客户能够以这种方式从其投资组合中提款50年。实际上,投资组合的存续期会比50年更长。我选择了50年作为图表上显示的最长期限,是因为很少有客户享有超过50年的退休生活。

图1(a)(3%的初始提取率)中展示的“平头”令人兴奋。它表明,所有客户无论他们从哪年进入退休并且不管当年的市场状况如何,都可以安全地提取经通胀调整后的金额超过50年。随着我们增加第一年提取的百分比,这些图表将变得更加有趣。图1(b)的初始提取率为4%,图上开始显示出一些金融危机事件的影响。但是,这些影响相对较小,所有客户在退休资产用尽之前都至少能享受35年的时光。

从图1(c)开始,当初始提取率变为5%时,这些影响变得更加显著。在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初进入退休的客户,按照这个提取率,可能只有20年的资金可用——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显然不足以支撑他们度过余生!

在图1(d)中,我们之前提到的自1926年以来的三次重大金融危机被清楚地标注在了图中。可以看到1973-1974年期间糟糕的市场表现甚至影响到了那些较早甚至20年前开始提取的退休金投资组合。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警告(特别是对于近期退休的人而言),不要仅仅因为退休之后前几年不错的行情带来的可观的资产增值去提高提取率。相反,退休之后早几年获得的“超额收益”可能需要用来平衡或弥补之后较弱的投资收益。

1937-1941年的“大北斗”不如“大爆炸”那么严重,并且仅影响了投资组合9-10年的寿命——约“大爆炸”一半的影响力。这三次危机中最不重要的是大萧条时期的“小北斗”,投资组合的寿命受到的影响只有4-5年。这证实了我们先前的观察,即真正令人担忧的不是大萧条这样的通货紧缩时期,而是严重破坏购买力和投资组合资产值的高通胀时期。

我没有列出提取率达到或超过7%的图表,因为这些提取率太高而没法适用于新退休的人,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退休资本都将很快被耗尽。

那么根据这些图表展示的情况,我们应该如何指导客户做出明智的决定呢?

策略与应用

从图1(a)可以明显看出,“绝对安全”(以历史数据为参考的话)的初始提取率为3%,因为这可以确保投资组合的寿命不会少于50年(对于最高约3.5%的提取率也差不多)。然而,大多数客户会觉得如此低的提款水平是不可接受的。

假设投资组合的寿命至少要达到30年,那么第一年的提取率设定为4%(图1(b)),随后每年的提取额只需按通货膨胀进行调整应该都是安全的。在过去的任何情况下,这样的操作都不会导致投资组合在33年内被耗尽,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它还会保持投资组合寿命达到50年或更长。相比之下,给定同样的历史条件,4.25%的首年提取率可能会在短短28年内耗尽投资组合资产。

因此,我建议我的客户在退休初期,以不超过4%的比率进行提款,尤其是如果他们提早进入退休(60岁或以下)。假设他们具有正常的预期寿命,退休后他们应该至少再活25至30年。如果他们希望给后人留下一些财富,那么他们预期的“投资组合寿命”应该更长一些。图1(b)显示,4%的初始提取率可以满足自1926年以来的所有情形(其中覆盖了几次金融危机事件)。

如果客户觉得自己需要更高的提款额怎么办?例如,拥有40万美元投资组合的客户想要在第一年提取24,000美元,第一年的提取率就是6%,之后每年随着通货膨胀而调整。我向客户展示了图1(d)——6%提取率的图表,并解释了这种提取方式的风险(现在假设客户的资产组合是50/50股票/债券的固定配比)。

如果客户预期退休后再活30年,我通过图表展示了其中有31种情形都不可行,他将在有生之年内耗尽资产,而只有20种情形可以满足其目的(我们将在后面看到,另一种资产配置方式将改善这一点,但我认为那个方案仍然不太令人满意)。这意味着他能成功度过退休生活的几率不到40%——也就是可能性不大。如果客户提出发生重大金融危机的时候,他可以改变生活方式减少用款,那么我得确保让他知道那时所需削减的生活开支的严重程度,而且即使这样,到时候所能做的可能也太少而且太迟了。

另外,在大多数情况下,即使他的钱能够满足他度过余生,也没有什么可留下来继承给后代了。如果对客户来说留下遗产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那么应该要求他至少在退休初期就考虑更为保守的提取率。

初始资产配置

请注意我的上述结论是基于这样的假设:即客户不断再平衡以保持50%普通股和50%中期国债的投资组合。那么其他类型的资产配置方案会对这一结论产生什么影响呢?鉴于股票一般具有更高的回报率,那么配置较高百分比的股票会对客户有利吗?

首先请看图2,此图是通过生成40个类似于图1(a)—1(d)的图得出的,5种可能的资产配置比例(0%,25%,50%,75%和100%的股票)与第一年的八种提款率(1%、2%、3%、4%、5%、6%、7%和8%)分别相对应,这两个要素所有的排列组合我用图表的形式显示出来,并且把每个排列组合中最短的那个柱子(代表每种排列组合下的投资组合的最短寿命)放进图2进行汇总展示,图2即为40个不同场景下“最坏情况下的投资组合寿命”。

从图中一眼就能看出,持有过少的股票比持有过多的股票危害更大。代表“0%股票”和“25%股票”的柱子始终短于其他柱子,这证实了我们已经知道的常识——股票相较于债券更高的回报率对于最大化投资组合的收益至关重要。投资组合中的股票配置太少会缩短各类投资组合的最短寿命。

更重要的是,我们观察到50/50的股票/债券配比搭配任何的初始提取率的投资组合似乎都非常接近于最长的组合寿命。在4%、5%和6%的初始提款水平下,这一点尤其明显,这些柱子在50%的股票配比水平上像“屋顶”一样突出。

那这是否意味着50/50的配置比例在任何情况下都是最适合的?一点也不。请注意,在图2中,对于所有的提取率而言,50%和75%的股票柱的高度都非常接近——也就是说可能只相差一年甚至更短。那么这意味着你通过几乎可以忽略的代价,将股票从投资组合中的占比从50%提升到75%,但是这么做你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请看图3(a),图3(a)显示的是75%的股票和25%的债券组成的投资组合,同时初始提取率为4%的情形。将此与图1(b)进行比较,图1(b)也是以4%的提款率绘制的,但是股票/债券以50/50进行配置。

显然,图3(a)中较高的股票配置比例带来了一些相当明显的改进。图3(a)中达到50年寿命的投资组合有47种情景,而之前的图1(b)中只有40种情景达到。而且相较于图1(b),图3(a)表现较差的两次情形发生在1966年和1969年,这两年退休的人员的投资组合寿命相较图1(b)分别缩短了1年和2年,分别从33年缩短到32年以及从36年缩短到34年。此外,图3(a)中其他所有年份的退休人员的投资组合寿命都相较图1(b)的相同或者更长。

那么对于退休人员来讲高达75%的股票配比确实比50%更好吗?得出结论之前,让我们再来进行一次比较。请看图3(b),图3(b)展示的是75/25的分配比例搭配5%提取率的情形。与之前一样,请将此图与图1(c)进行对比,图1(c)同样是5%的提取率,但股票/债券配比为50/50。

我们再次看到,75/25的配比结果相较50/50的改进非常明显。图中的“谷”更窄,表明金融危机事件造成的负面影响仅集中于每次事件发生前后的很短时间之内。在51种情景中,有24种情景——几乎是一半情形的投资组合寿命都增加了。显然,股票较强的恢复能力发挥了作用,它从市场低迷中恢复过来的能量比债券更大。

但是,这样的提升还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大萧条“小北斗”那一年比图1(c)深很多。如我们所知,这主要是通货紧缩导致股票价格急剧下跌,而增加投资组合中股票的配比只会增加这种情况下的损失。结果就是,还是有可能会碰到退休时的投资组合的预期寿命接近最低年限这种事情。但是,更重要的是,投资组合的最短寿命仍然出现在“大爆炸”期间(并且该寿命并未受到较高的股票配比的影响),因此这并没有违反我们用来筛选满足最低30年组合寿命的最优资产配置比例的标准。

由于高于50%的股票配比需要做一些权衡取舍,因此可以让客户自行决定。但是,在客户做出决定之前,还需要考虑另一个东西:较高的股票配比所创造的额外财富。

图4(a)-4(d)研究了在不同的资产配置比例下,20年后客户账户的美元价值发生了哪些变化。当你从图4(a)35%的股票配比开始,通过四张图来到图4(d)75%的配比时,你会发现财富的增长是惊人的——在某些年份下甚至增长了三倍。从35%的股票配比到75%,投资组合的资产值平均增长了+123%。由于客户的次要目标是为后人积累一些财富,因此这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综上,我认为建议客户接受尽可能接近75%(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低于50%)的股票配比是适当的。低于50%的股票配比会适得其反,因为它们会降低积累的财富数量并降低投资组合的寿命。50%至75%的股票配比应该成为客户的“舒适区”。

退休期间高达75%的股票资产配置似乎有悖于传统观念,至少在我所接触到的那些观念中。但是图表不会撒谎,图表只是明明白白地展示了这一切。

当我们将股票配比提升到投资组合的75%以上时,会发生什么?结果也适得其反。我使用此假设对许多情形进行了模拟,尽管积累的财富继续增加,但在“小北斗”(大萧条)期间,投资组合寿命的下降抵消了这一增长。实际上,在大多数情况下,大萧条期间(1973-74年“大爆炸”期间也发生了)的投资组合最低寿命都会低于50%股票配比的情形。这违背了我们的初衷,即“确保组合资产应该维持到你度过整个余生”。因此,在退休之初应避免超过75%的股票配比。

资产配置和提取

因此,在退休之初,我们应该采取50%-75%的股票配比(我在下面的讨论中均假设股票的配置比例为75%)。但是,退休期间我们是一直维持这个比例,还是随着客户年龄的增长进行一些调整?

我的研究显示,只要客户的目标保持不变,就无需变更本金的初始分配。正如我们将看到的,改变将弊大于利。

首先,让我们考虑下客户目标发生变化的情况。在本文中,我们客户的主要目标是使退休金投资组合能从退休开始一直维持到度过余生,次要目标是能够尽可能留给后代更多的财富。尽管资产配置起着重要的作用,但第一个目标主要还是通过选择合适的初始提取率来实现,第二个目标应该通过调整资产配置比例来解决。

考虑一个92岁,健康状况不佳的客户,她预计最多可以再活几年,再假设她的退休资产即使投资于收益相对较低的银行存单也足以维持她在世的这段时间内的生活。如果她的主要目标变成了将尽可能多的财富留给她的后人,那么她可以卖掉所有的股票,全部转换成存单或国库券。这样一来,她的财富就不会受到股市大跌的威胁,因为股市大跌是无法预料的。

请注意,由于我们假设所有退休资产都存放在延税账户中,因此无需考虑资本利得税。如果我们将资产保存在应税账户中,结论可能会有所不同,因为必须权衡必缴的资本利得税与可能的股市大幅下跌带来的资产损失之间的大小。

现在让我们回到已经退休一段时间(也许退休10到15年)的那些客户的案例中来,我们仍然需要关注其投资组合的寿命,这些投资组合必须再维持12-1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为了便于分析,我将这些客户分为三类:那些投资回报目前相当出色的人(“恒星”),那些赚到了他们预期目标的人(“行星”)以及那些经历了金融危机事件而投资结果不佳的人(“黑洞”)。

黑洞

“黑洞”小组处于非常不利的境地。例如,在1929年以50万美元本金退休的客户看到账户在1932年底减少到不足20万美元。尽管由于通货紧缩他的提款也从1929年的20,000美元下降到了1932年的15,300美元,这个提款额约占当期投资组合价值的7.6%,而他开始时的提款率只有4%。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在退休这么早期的时候股票就表现不佳,他可能会试图将所有投资都转换为债券,以挽救原始资本中还剩余的这部分。

但这恰恰是错误的做法!让我们看一下,1932年12月31日,在经历了几年惨淡的股票收益后,我们的黑洞客户要求我们降低其投资组合中股票的占比。如果我们完全清仓股票,只投资中期债券,那么再过17年,他的钱就会在1946年耗尽。如果我们投资25%的股票,这笔钱将维持到1950年,如果是50%的股票,将维持到1957年。但是如果我们保留了75%的股票,那么客户在1992年仍将拥有170万美元(尽管为了维持自己一贯的生活水平,经通胀调整后,他当年的提取率已经高达9.5%,这样下去投资组合也很难维持到千禧年)。

但是,如果我们的客户在1932年12月31日提出一个大胆的要求,让股票的配置比例上升到100%,并在他的余生中保持这种分配比例呢?尽管在1992年之前历经了“大爆炸”和“大北斗”的折磨,如果他还活着,他的退休账户中已经积累了4200万美元的退休金!当然,拥有了这些财富,可能会增加提款的欲望,从而减少积累,但这种情况下也是可以接受的啦。

对于所有其他不幸在1937年,1946年,1969年,1973年,1974年(大大小小的危机事件发生的年份)进入退休的“黑洞”客户,我们可以得出同样的结果。这证明了股票具有巨大的恢复能力,并且需要我们在投资时避免情绪的大幅波动。最佳的投资时机可能恰好在最糟糕的业绩表现之后!

诚然,经历长期惨淡的回报后,将股票比例提高到100%,需要理财顾问和客户非同寻常的远见和毅力。如果你可以说服客户在这种情况下维持75%的配比,你已经赢得了一场重大战役。然而,客户仍然面临着比平均投资组合寿命更短的寿命,而且留给后人的财富也要比最初预期的少得多。

但是,客户还有另一种选择,长远来看可以改善这种情况,即降低甚至只需要短暂地降低一下提款水平。如果客户可以轻松地接受这一点,那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因为这就不再依赖市场多变的表现,而是取决于客户自己可以完全自控的因素:他自己的支出。

例如,以一个1929年退休的人为例,1930年底时他即将进行第二次年度提款,此时市场已经比1928年底下跌了约30%,并且前景看上去也很不好。如果他将1930年的提款额仅减少5%,并在之后继续以这种降低后的水平进行提款,那么到1949年他的财富将比维持之前的提取方式多出20%,这些财富就可以留给他的后人了。30年后,财富将增加25%,并且这个优势将随着时间推移继续变大。有个前提是他在整个退休期间一直维持75%的股票配比。

因此,“黑洞”客户至少有两种选择可以提高其投资组合的寿命,也可以对这两种方式进行无数种的排列组合。但是他无法负担后果的一种选择是退出股市,全部转换为债券,作为理财顾问,我们必须努力阻止他这样做。

恒星

另一边,“恒星”则是那些幸运的客户,他们在股市繁荣时期开启了退休生活,例如1949年,1950年代,1975-1976年,甚至是1982年。他们的问题与“黑洞”客户截然相反。他们的财富在退休初期非常迅速地增长,他们很想做两件事:增加他们的提款额,增加他们在股票市场上的配比,而这两者都可能损害他们的退休生活。

假设有一位客户以50万美元的本金于1958年退休,并根据你的建议第一年提取4%的金额,并在之后每年按照通胀进行调整。1958到1967年的十年间,股票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2.9%,而通胀仅以每年1.8%的速度增长,这些都比长期的平均值要好得多。

除开提款,该客户的退休基金账户仍超过了100万美元,并且她发现如今她正在以每年仅2.3%的比例在提款。在你的强烈反对下,她依然将自己的提款额提高到了每年4万美元,这是其投资组合价值的4%。

接下来几年发生的一切使她震惊了。在经历了糟糕的1969年之后,她的投资组合进一步受到1973-1974年“大爆炸”的袭击。到1974年底,她的账户价值缩水至777,000美元。更糟糕的是,高通胀将其购买力降低至不足50万美元,这让她在1967年底拥有的104万美元已经缩水一半。最可怕的是,她正在以每年8%的速度提款!

恐慌很可能会抓住这样的投资者,导致她寻求过度的补救措施。她不希望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过去六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她现在指示你减少投资组合中的股票比例,甚至清仓,这真是在精确的时间进行错误的择时。听起来有点耳熟?是的,“恒星”现在是“陨落的恒星”,并已转换为“黑洞”。

为客户提供的补救方法与为“黑洞”客户提供的解决方案相同:期待股票收益大幅恢复(我们知道这种情况是会发生的);减少提款;或者最厉害的,考虑将股票配比增加到投资组合的100%。你能想象在1975年1月1日持有100%的股票投资组合并一直持有到1993年底的投资者将获得多少财富吗?即使是按4%的初始提取率,她的财富也将增长七倍!因此,必须建议“恒星”客户避免对他们的资产配置或提款方式进行任何根本性的改变。提款的增加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适度,则不会对退休计划造成致命影响。他们必须知道,今天获得的超额收益可能需要用以弥补未来的损失。他们只是刚开始时运气稍好一点,仅此而已。好运气稀有且珍贵,不容浪费。

行星

“行星”客户是那些退休十年后从市场中获得了他们预期的投资回报,经历了他们预期的通胀率的客户。他们中的代表就是那些在1942-1946年或1959-1960年之间退休的人。由于他们的预期已经达成,他们不太希望在投资组合的资产配置或提取方面进行任何重大改变。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最好的策略。

由于股市是一个随机的地方,因此无法预测“行星”客户们在第二个十年中会遇到更好还是更坏的情形。那些在40年代退休的人度过了美好的第二个十年,而那些在1959-1960年退休的人度过了痛苦的第二个十年,但幸运的是,他们在第一个十年的良好起步给他们提供了很好的缓冲垫,他们不必减少提款或更改资产配比而顺利度过诸如“大爆炸”之类的时期。在“大爆炸”之后,他们将有机会通过使用我们上面讨论的全股票策略来加速其财富的增长。

结论

对于刚退休的客户,首先通过计算客户可接受的最短的投资组合寿命(通常是客户退休后的预期寿命加上5或10年,具体取决于客户的保守程度)来确定“安全”的提款率。接下来,使用图表进行50/50的股票/债券分配,来确定满足所需最小投资组合寿命的最高提款率。对于60-65岁的客户而言,通常约为4%。

随后每年的提款金额将在第一年的提款金额(提款百分比乘以投资组合初始值)基础之上经过通胀调整。第一年之后,初始提款率不再用于计算提款金额,之后每年的提款额是根据前一年的提款额考虑通货膨胀因素计算出来的。

如果客户希望获得更高比例的初始提款,应使用类似于图1的图表来告知他(她)所面临的风险。你应该尽一切努力,劝阻客户不要在退休初期花太多钱。最初5%的提款率是有风险的,6%或更高就像是在“赌博”了。

尽管你可能听到过一些相反的建议,但历史数据明确显示50%至75%是客户最佳的初始股票配置比例。对于大多数客户而言,可以在整个退休期间保持这种配置比例,或者直到他们的投资目标改变为止。低于50%或者高于75%的股票配比都将适得其反。

非常保守的客户可能很难接受75%的股票配比。通过图表,你可以与他们一起看看50%和75%配比之间的回报差异,并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股票比例增加的劣势主要是在类似大萧条这种经济危机下会降低投资组合的预期寿命。但一个主要的优点是,在其他大多数情况下,财富都将大大增加。我相信天平会倾向于更高的股票配置比例,但这是客户的选择。

就客户的经历而言,退休客户分为三类。“恒星”客户在退休初期就可以获得高额回报,因此他们的财富增长速度比预期的要快得多,但必须劝告他们不要过度增加提款,或是在资产配置上过于激进。“黑洞”客户在退休初期会经历一次重大的经济危机,并且可能变得过于保守,这时应该劝告他们保持资产配置比例,并在一段时间内略微减少提款,此类客户中那些最勇敢的应该考虑在其余下的整个退休期间,将剩余资产的股票配置比例提升至100%。

最后,那些在退休的头十年中取得平均成绩的“行星”客户可能不会主动要求也不应被建议改变当前的资产配置比例和提款策略。但他们第二个十年的经历可能会有所不同,理财顾问可以在那时给出相应的建议。

结语

2014年,在新的管理层下,强大的美联储已经控制住了通货膨胀,市场经历了多年的繁荣,你的老客户们的财富已经恢复,他们再次开始享受退休生活。你可以松一口气,因为结果会大不相同了。

你一直在使用上述方法为新客户做计划,并且你很高兴地知道无论将来会出现什么情况,你的客户都可以生存下去。他们的退休生活并不取决于美联储、利率或市场的波动。你已经为他们做好了准备,即便再发生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最糟糕的情况,他们也可以顺利度过,如果情况比这更好,他们将会取得更大的成功。

财务独立、提前退休那些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斗韭学士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